不吃生姜

安静写点有趣的故事

暑假到了,暑假走了,看看花糖太太,多么敬业(虚假姐妹胡吹模式)为大家准备了这么多好吃的粮食(。ò ∀ ó。)为花糖太太立下的FLAG打CALL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蜜汁脑洞,有点意思。

玻璃花糖_晴色入青山:

暑假干票大的 @半叶·夜殇

大概是人设,可能后期会改一点点。

主cp大概就在下面了

很想写但我还有高考要撸(哭唧唧)

有小可爱愿意提点建议的吗?

(十图放不下!伞哥本来要狗带的然后就放弃了,大喘气啊别打我)


大概是这样,
好像有点甜(/ω\)害羞,
图源来自于微博。

可怜我YY过度哈哈哈哈哈哈哈

【韩你】【霸图女经理】

韩文清X你  霸图女经理〈一〉

这种文写连载怪怪的╮(╯_╰)╭



文案

你是霸图的新任女经理,没成为女强人却不经意丢了你的心

该死的韩文清,不仅压了你的风头

还压了你的人


全程OC开心就好,
关爱智障少女作者。



你走进霸图的大门,斗志昂扬。

新官上任哪有不烧三把火的?

你得意的扬起下巴,听说电竞选手都挺小,不外乎十几岁的小娃娃,在你面前不都得服服帖帖的叫姐?

你是霸图的新任女经理,但是不巧,是个外行,还是个路痴。

糟糕的是,你迷路了,
更糟糕的是,还有三分钟就要开例会了,
你急的晕头转向,却无计可施。

卧槽,第一次开会,迟到岂不是很丢脸,天气够热,上下爬了几层楼的你早已汗流浃背。

这时在楼梯口,你看到了一个身影。
你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
匆匆跑到他身前,不合脚的高跟鞋好巧不巧别向外侧,你伸手想要抓住护栏,满是汗的手却是一滑。

随着你的一声惊呼,他转过身子,看向栽向他胸膛的你,

瞬间

他嫌恶的退了一步。
然后,看你华丽丽的摔倒在地。

你垂头,
牙齿大概已羞愤到咬碎,膝盖是闷闷的痛,大滴的汗珠栽落在地面。

『请问,会议室往.......』你仰起头,堆起难堪的笑容。

这是你第一眼看他,看他抿成线的唇,过分浓烈的眉,身后的光芒勾勒出他棱角分明的轮廓。

他俯视着你的狼狈模样,

拧成结的眉骤的松开,他嘴角一勾,他,竟然笑了?

你没看错,他是笑了,眼神却是嘲弄。

他用抬起手指了指你右前方的门,你顺着他的手看见门上会议室的铭牌,

原来就在眼前,真是尴尬,也难怪他那样的神情。
你挣扎爬起,一瘸一拐的走过他,

意料之中,

没有慰问,没有搀扶。

他背过身,这时你才发现他一直在打电话,你白了一眼,拧开门把手正准备进门,身后却响起他的声音

『一个外行?!』
他的声音真是.........凶神恶煞。

『我真的不明白为什么要换这样一个凭关系进来的,女经理。』

看来说的是你,

真是不留情面啊,
你像是被雷击中,陡然顿足,随即猛地转身正准备与他理论,可是你还未开口,

他冷冷的声音却再次响起
『毕竟,在霸图,是要凭实力说话的。老板。』说完男人直接按向挂断。

老板?
他居然敢这么跟你舅说话,真是见鬼。
男人走向气的发抖的你,不,应该是走向会议室,

因为他直接无视了你,推开了会议室的门,你猛的拉住他的胳膊,

没想到没扯住他,却把自己带进了会议室,

又是一个趔趄
这男人力道还真是够大,你揉揉发痛的虎口。

『怎么了』
你望着声音的源头,嗯,挺斯文的男人,他正朝着你的方向走来。

『没怎么』『老板的电话』你和那个凶神恶煞的男人声音同时在会议室响起。

『那个女经理?』斯文男皱起眉头,无视了你的再度尴尬,

原来,根本就不是跟你说话。

所幸不是所有人都那么没眼力劲儿

『经理,您来了』  是前些天见过面的蒋游。

被无视的人身份被揭开时光芒万丈的那一刻应该最爽
很遗憾没有,
甚至连欢迎的掌声都稀稀拉拉。

『张新杰』斯文男冲你点点头,自报姓名。

身旁那个眉毛还拧着的男人却无动静,

『韩文清?』你看像身边男人身上的铭牌『久仰大名,合作愉快』

『但愿如此』
那男人,居然看都没看你一眼。

男神X你 孙翔

「男神X你」孙翔你什么时候才能成熟一点

□   吵架梗

□   小男生就是爱吃醋

□   当然 occc 和私设

□   姐弟恋你们可以接受。吧。

□   最后可能你吵赢了

□   可好像赢的也不是你

□   关怀智障少女作者

孙翔

「那个男的是谁 ?」

语气是微怒的质问,嗓音是清澈和沙哑的混合。

「哪个男的  ?」
你脑袋左偏,竭力夹住在肩头打滑的手机。手腾出空在键盘上飞快敲打着。

「就今天中午和你吃饭坐你旁边的那个。」
语气开始变得咬牙切齿。

「和我吃饭?拜托,中午我们销售部聚餐,那么多人…」你抽出一只手,托住险些跌下的手机。

加班的你很疲惫,客户的邮件还有十几封没回,心烦意乱下你不自觉和他说话的音调提高了不少。

办公室的同事都探头往你这边望,你有些尴尬。

「你必须给我说清楚!」

「别说了,我今天很忙,有事没,没事我挂了。」

你无视电话那头的「喂喂喂……」狠心戳向了挂断。

你的心情很复杂,这不是第一次了。

争风吃醋的小孩子……

你苦笑了一下,就算你比他大。照顾和容忍也不应是你的义务。

对他,怎么办才好

想不到确切的答案,你全便心投到工作上。



十点半。

你看了看表

今天加班更晚,本来和他说好一起吃晚饭……
你摇了摇头。

他,大概生气了吧。

你低着头,快步走出写字楼,迎面的冷风却吹的你一哆嗦。

反复无常的秋季,中午阳光灿烂,晚上却冷成这样。

双手交叉捂住双臂不断冒起的鸡皮疙瘩。可这个点,末班车都没了。

你有些不知所措的站在公司门口。看着同事们纷纷被男友接回家。

如果…他在……

「喂,还吃不吃饭了。」
熟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是他,
不过声音……有些沙哑?

「怎么声音这个样子,不会……是哭鼻子了吧。」你转过身想打趣,不想看到了他冻得通红的鼻头。

「靠,老子在外面等了你三个多小时,都被冻成这样了。你这女人有点良心好不好。」

这么说着,他向你走来,把外套脱下,笨拙的披上你的肩头。手指不慎碰到你的颈部,划出冰凉的涟漪。。

「穿这么少勾引男人啊。」

孙翔,关心就是关心,这都要给自己找借口。

「你不冷啊?」你反问。

「我身体好着呢….啊嚏。」

还是这样逞强。

你把外套脱下,反披到他身上。

「我不冷。」

他没有说话,而是沉默着再次把衣服披到你身上。

你看着他固执的明亮眸子,心头渐暖。

你踮起脚,轻笑着伸手揉了揉他头顶的发。

他先是一怔,耳根开始发红,接着迅速蔓延到脸颊。

他慌忙打开你的手,轻咳了几声。眼睛不自然错开你略带笑意的目光。

「不要老是把我当小孩子。」
他低下眸子,那刻,他的眼里有你看不懂的幽暗。

「走,去吃生烫粥,你答应我今天一块儿吃晚饭的。」
他背过身子,走到你的前面。


粥馆就在街头拐角的小巷子口,晚上十点半,却正是生意好的时候。

他在门口柜台点菜品,你便往里走,不想碰到了几个同事。

简单的寒暄,无非是加班太晚的抱怨话。

这时有同事提议不如一块吃,人多也热闹,你还没回答,身后的声音却炸开了。

「不用了。」
这人点菜竟这样快。

「这位是……」发问的是你的副组长。

「我啊……」他嘴角勾起,眼角划过一丝戏谑,猛地伸手揽住你的肩。

「我是她男朋友。」

说着把你的头轻摁到他的肩头。

你身子僵硬,面色涨红,心里把孙翔吊抽了几轮。

「不好意思,我们先去找位置。」「好的下回有机会一定一起。」

面色尴尬的与同事道别,那些暧昧的目光灼的你浑身不自在。

他还搂着你,怎么挣都挣不开。

「孙翔,你放开我。」

你低声咬牙切齿道。

他不理你,桎梏你肩头的手却更紧了。

你哭丧这脸走进小隔间,和他面对面坐着。

在领导面前秀恩爱………

完了,太丢脸了…

看着他此时与你截然相反的风和日丽。

他在偷笑。

你有些恼羞成怒。

你猛地一捶桌子打断了他好心情的口哨声「孙翔,你这个幼稚鬼。」

「我幼稚?你中午和他吃饭笑那么开心,我就说说我是你男朋友,大实话,怎么了。」

他扭头翻了个白眼。

「他是我副组长,人家有老婆。中午吃饭笑怎么了,领导讲笑话我敢不笑啊,别人都笑了…」

你有些哭笑不得。

「有老婆,那个老色鬼看你的样子像是要把你衣服扒了…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切……」

你赶忙伸手捂住他的嘴,虽然有隔间,但万一被有心人听到……

他的头挣动着想摆脱你的手,嘴里仍嘟嚷着不停。

你无奈的冲他吼道

「孙翔,你什么时候才能成熟一点?!」

他愣住,停下了挣动,垂下头,你也缩回了手。

「真的好累。」你试图平复心情。

看着他委屈的脸,心头不忍,可你狠下心…

毕竟,年龄不再是你的优势

「你这样我真的很疲惫,其实也有很多年轻的小姑娘很不错,她们也很喜欢你……」

这回你的嘴被堵住了,但不是用手。

浅尝辄止的吻,但霸道的力道弄得你嘴唇生疼,青涩的技巧,笨拙的勾勒。

这小子……的确没什么经验。

被吻的几近窒息,
你睁眼,看到的是他眼中晦暗不明的火花。

不一会,他移开唇,头转向窗外,回答你刚刚的话语。

「可我又不喜欢她们……」

你发现昏暗的灯管下他的脸红透了

他的声音因为紧张抑制不住的颤抖着,

「因为,我…」

他双臂撑着桌子,上身下移对上你的眼。




「只喜欢你。」`

————————————End————————————————



























































『男神X你 』 当他被分手 张新杰

【男神X你 】    之〔 分手梗〕     脏心杰

Occcc
私设有点多
关爱智障少女作者

 

张新杰

你和张新杰分手第11小时,想他。
他没提复合,没来电话,列表里的头像灰着。

毕竟是你提出的分手。

他有惊愕,但短暂的几不可见。
那刻,你不知道自己内心的想法,可能只是想看看他钝痛的眼神。
也许你只是想听他说抱歉最近很忙,都没什么时间陪你.
这样就好,你有台阶可下。还有和好如初的可能。

没想到,他答的很快,
而且干净利落。
「好的。」

你看不清他镜片下的波澜。
也对,这样冷静自持的他,平日都不会有什么大喜大悲,不过是没有了你这么一个可有可无的女友。

你想哭,但竭力忍住,他永远都是这样,让你清晰的看到自己的渺小。

他很快转身离去,丢下一句毫无起伏的“保重。”
你看着他渐行渐远的笔直身影,眼泪终于忍不住溢出。

狗血的情节,密布的乌云,倾盆的大雨,淋成狗的你。
你不知道是怎么回的公寓,双眼尽是模糊的眩晕,脚沉的像灌了铅。

张新杰,你在乎过我吗?
你不敢追问。
你把自己丢到床上,脑子里反反复复都是他的影子。
你昏昏沉沉的睡去。

直到一个电话把你惊醒。
头疼的要炸裂,是作死淋雨的后遗症

但你还是有喜悦,惊喜的心脏快要跳出来。
难道是新杰?
话筒对面传来低沉的声音却让你有些沮丧

“韩队你好,找我有什么事?”

“你知道新杰在哪里吗,他一晚上没回队
。打电话也不接…”
声音焦急,也点燃了你的神经。
“你说…新杰一夜都没回去?!”
你看向钟,凌晨四点。

这从来不是张新杰的作风。
你急急挂断了电话,随便裹了件外套出了门。
张新杰,你会在哪里?

你没想到会在酒吧门口找到张新杰。
那样狼狈的他。
喝的烂醉。
这样凉的天,就那样靠墙直接坐在地上。
凌乱的发,绯红的脸。颓然的神态。垮在高挺鼻梁上的眼镜后是疲态的眼。

你心头撕裂,有种窒息的痛感。

「新杰…」你走到他跟前,蹲下,抚住他的脸。
他抬起头,对上你的眼。
他眼里有破碎的火光,汇成漩涡,吸住你的眸子。
嘴角不经意的向上翘出一个好看的弧度
「你来了。」

他猛然攥住你抚上他脸的手,将你扯进怀里,你重心不稳,摔进他的胸膛。
下巴抵上你的头顶。
淡淡的酒气缠上你的发丝。
如此贴近他的胸膛,心脏跳动的声音清晰可闻。
双臂有力的环住你。
他很紧张。
也难怪,心跳的这样快。

这么冷静的他,这么不苟言笑的他。
这么淡然入髓的他。
此时却这样占有似的抱住你。

这样的时刻应该是开心的
可是头越来越重了,胀痛的你几近晕厥。

即使是醉酒的他也察觉出你的异样。
「怎么了」
修长的手指抚上你的额。
「怎么这么烫」
薄怒的沙哑声在你耳畔响起,你抬头,他的眉眼越来越模糊…

你还是不争气的晕了过去。

再醒来是在医院,头痛已经好了很多。
看着床边是撑着脑袋闭目养神的他。
你轻轻从床上坐起,凑近他清朗的面庞,这男人,长得还……

他睁开眼,
好笑的看向你。
「看够了吗」

「喂喂,你不是喝醉了吗。你…」
他嗤笑出声
「你都睡了十一个小时三十六分,你觉得我会没醒酒。」
「…这么久…」

「我十一小时前静脉注射了,奥美拉唑那络酮针剂。」
「…奥什么?」
「醒酒药。倒是你……烧到四十度三」
张新杰站起,修长的手推了推眼镜。

整了整袖口的褶皱。

他俯下身子,贴近你的面庞,对上你的眼神
「别再让我这么担心。」
温凉的唇吻上你的额。
该死。
刚退的烧,又在脸上烧了起来。

———————————End————————————————



























[男神X你]全职男神陪吃饭 喻文苏

[男神X你]全职男神陪吃饭
第二弹

喻文州
拗不过硬要吃火锅的你,他其实没有那么想吃辣,毕竟是你生理期。
“换一个不好吗,新开了一家粥馆。”
他无奈的摸摸你的头。
“不要,我就想吃这个。”
最近他很忙,都没有时间陪你,看到他关心的眼神,你竟有种报复的快感。

“那么点鸳鸯锅吧,…虾滑要三份,还有墨鱼丸…,红枣养胃茶,这个记得要烫一点,麻烦了。”他笑着合上菜单。
服务员小姐被他的笑晃的挪不开眼。你顾不上小腹的隐痛,宣告所有权似的挽住他的胳膊。
“喂喂,我饿了,快上菜啊。”
他看向你,刮了一下你的鼻子,轻笑出声,略带疲惫的眼里尽是宠溺。
这时你才想起,昨晚他准备战术到凌晨三点才睡,今天又陪你逛了一天的街。
他,很累吧。
可他都记得。
记得要陪你。
记得你的生理期,比你都清楚。
记得你爱吃虾滑和墨鱼丸,两份太少三份刚好。
记得照顾你的每一点小情绪。

菜上的很快,火锅咕噜咕噜发出诱人的香气可你却没有了最初的食欲
你环住他的腰,“…对不起…”你低不可闻的憋出三个字。平日那样冷静的他,竟不自觉的愣住,但很快恢复了平常的神色。
你注意到他的耳根轻微的发红,恶作剧的嗤笑出声。他有些尴尬的轻推下缠在他腰上的胳膊。“菜上了…”他轻声解释。
他站起,
熟练的推下鱼丸,划好虾滑。薄唇试了试红枣茶的温度,拉过你的手捂在杯子上,暖流自手心窜上心头。
“有点烫,过会儿再喝。”
他微笑。
晃的你挪不开眼。

男神X你 全职男神陪吃饭 叶不羞

男神×你
全职男神陪你吃饭

叶修
他对吃向来没什么讲究。
小馆子,三菜一汤,没什么特别的菜色,他吃的很快,吃完了就倚在靠背上眯着眼点烟。你也想快点吃完,烟雾缭绕中的眼神让你有些不自在,狼吞虎咽下,你不慎噎地剧烈咳嗽起来。
他正起身子,前倾,一只手轻拍你的背脊,烟叼在微嘲的嘴角,另只手提起茶壶,倾斜这送水入你的杯中。你背脊发烫,面色微红,不自然的看向他。
他摘下嘴角的烟,薄唇贴近你的耳廓。
“ 人笨也就算了,饭也不会吃。”
你的脸更红了,耳根能滴出血。
你不服气的想反驳。
带着淡淡烟味的话语截断你的反驳,
“你请客”
“不是说好你请吗?”
“你吃这么多,当然你付账。”